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
我是何其有幸而又何德何能?
收回前天的一句話。昨天仔細比較了易和小空的胸骨,SD13的胸骨才是平的……磨平了的話才完蛋樂。

明天要考試了……還在躺床上看著娃們,什麽也不做
我是何其有幸而又何德何能?
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TVT
自制进行中
20100508,一吻定情

昨天晚上都已经准备睡觉了,突然被通知到跟某人有关并且根本没必要被通知的事,于是烦躁焦虑憋闷不安就一起来了。想哭,背对着殷改躺着,我想所有的事我都可以从他那里得到庇护与安慰,但这种事偏偏不能包含在所有里头。他没必要承担我因某人而起的情绪波动,他不应该,他也没有这个义务。

但是太难受。躺了一会找了别的借口翻身钻进他怀里。我说峥嵘,我想B姐姐了。
我想我死党也是真的。不回来也就罢了,回来了,闻着空气里的味道就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干嘛,这个天黑得越来越晚的五月的周末,难道不是应该两个人傍晚一起出去吃个饭,买个星冰乐举着在河边胡扯,走到新世界去逛,然后从家乐福买了吃的藏的鼓鼓囊囊的去唱歌?
我回国日盼夜盼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点事,可是就这么一点简单的事我们都做不到了。
她五一回家一次,三天,请亲戚吃饭请领导吃饭日程排得满满的。见了一次面,在家里吃了点饭,统共还没三小时。送她走,走出很长一段路,然后去坐地铁,两个人反方向。下去以后双方的车都还没来,就在长长的甬道里隔着五六米宽的深沟对着彼此笑。我的车先来,我看见她坐下,因为重感冒而形容萎靡,但笑着对我挥手。
地铁呼啸而至的那一瞬间我想起她送我去上海去香港我们隔着火车车窗把想说的话打在手机上给对方看,想起她买了露肩膀的衣服出门非得让我陪着,想起我临出国之前我俩最后一次一起看到的牦牛和草原,想起我们高中同学三年没说超过十句话,却在估分那天晚上抛弃班主任和同学们,在回家的路上一起吃了第一顿饭。
看她那么难受,吃她最爱吃的东西都没吃多少,自然又想起单位里欺负她的傻逼,我2B的心就像被谁戳了一下子,上了地铁就哭了起来。

我想可能那一次隔着地铁的挥手就是最后,再见要等若干年。可是并没有人给这个若干加上一个期限。
于是我把殷峥嵘的睡衣哭的湿漉漉的,主要也是为了发泄憋屈。憋屈完了准备睡觉,略一动,忽然有温温的东西抵上嘴唇。
舔了一下发现那是什么,我这人最会顺坡下了,就势就亲。

千言万语,钟鼓馔玉。如果笑容还不够,拥抱还不够,他会给我一个吻。
小伙子!!快放开那个畜牲!!
啊呀。

身价一路暴跌到人民币20。(其实还被犹豫了一下十块钱仨?)

以后请叫我跌份儿哥。
when everything's made to be broken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who i am
真是无敌了

“喂是DZ吗,叔叔没手仨月了你们给解决一下。”

……笑死我了。谁啊,直接往人公司打电话,一上来自己没加0打不通还摔手机骂人全家。代理呢?你究竟是有多信任你那代理啊我说。
还跪求别人别欺负你,我真是服了,个一点亏也不能吃的小死丫头。
when everything's made to be broken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who i am
翻到之前拍的照片
你那张委屈的小媳妇脸算什么啊……

也想着是不是自己真的不称职
也想着是不是应该给他找个更好的监护人
但一直在暗处看着,娃圈真的变了很多,我只是不放心罢了

对不起啊,请再等一等
……我啊,想你了呢
见日之光,长勿相忘
壹·伍危·玖远·夏至
本帖最后由 reed 于 2010-6-28 03:21 编辑

20100628,给我好好踢啊混蛋们

由于时差以及天气冷等等——趟进去一个我操!!!!冲啊阿根廷冲啊!!!!——原因我几乎错过了全部的小组赛,于是男模队出乎意料的过早离去令我……非常痛心?

今天我把棉被抱到客厅里了,开始看球。——哟,吃牌了。——他也跟我一起看。怕冷,披着大熊外套,裹着一层毯子。

想做什么,赶快去做。心里想什么,努力让对方知道比较好。——我操!!!空门儿我操!!!这球都他妈能断过来牛逼啊!!门将跑出来干什么!俩球都如入无人之境!墨西哥还踢什么回家吧好吗!!!——人生那么短,我们根本没有时间拿来——速度!提上去!——不好好的——打门!!打门!!!!!!——对待对方。

因为我们相处的时光,再珍惜也不会停留,因为“下辈子,无论爱或不爱,都不会再见”。
在朋友处看到这句话感慨良多,还伴着些许的,越来越浓的,任性的不甘心。
也许最近是慢慢的懂了的,所以我越来越没有精力去持续的憎恶别人。我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向你输出的情绪全是快乐,想尽力将我能付出的所有感情都用来爱你。

这篇日记就是这么精分着写的。——GO!!!oh no....——就想纪录一下而已。

半夜看球不能喊我快憋屈死了=  =。
小伙子!!快放开那个畜牲!!
不怕不怕

不管是你那种充满了蓝染亚伯悟能悟净作一次鸡血两三天的“好梦”,还是明天就要考高数的噩梦,全都不能当真啊懂吗。

真的懂了吗。
when everything's made to be broken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who i am
明明只是想发新孩子给大家看看结果下面那些无处不在的【哔——】怎么就那么喜欢借题发挥,喵的管家我对不起你(跪

最近也在尝试自制于是第4个能看的闺女头基本快完成时给几个朋友看都一个反应:哦……跟荒木好像
……
卧槽我就算喜欢荒木我也没特地去照着做我连荒木清晰一点的素头都没看过啊靠!眨个眼就荒木了这世界都不要卖萌了!(喂

很好,突然很期待翻出来后放论坛了,咱也欢乐一把享受享受那些【哔——】的围观(喂喂
哥从不寂寞,因为有寂寞陪着哥
返回列表